思巢 只看设计 网站建设 移动应用开发 商城系统 增值服务 解决方案 观点 我们 联系
QQ联系
业务咨询
售后客服
QQ联系
业务咨询
售后客服

产业互联网的核心是生产要素数字化

发布时间:2020-07-03 14:17
发布者:思巢网络
浏览次数:

  自2015年后,产业互联网的提法越来越热,在火热的背后,投资机构应该如何认识和布局,到底存在哪些机会,又有哪些是伪概念、哪些是坑,君盛投资执行事务合伙人李昊分享了他的观点。

  “产业互联网”本质是生产要素的数字化

  产业互联网提法现在越来越热,但是其实真正去冷静界定其内涵和边界的思考是非常少的。产业互联网的提法,很大程度上对应消费互联网的提法,然而两者的差异是巨大的。消费互联网的核心功能在连接,连接对象是人。但是人和产业最大的区别是,“人”本身是很浅的,连接人的难度是相对较低的。

  然而“产业”或者说“企业”,它们的深度是深的,多维度而复杂的,企业的决策是相对理性的,因此产业互联网不仅仅是连接的问题。市场上一直流传关于互联网派和产业派,谁主导这一发展进程,本质也是大家在把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的定义给等同化,把产业互联网中的产业和互联网割裂来看的产物。

  我们看待产业互联网,一定要用一个比较开阔的视角去审视,不能狭隘理解是连接问题。在君盛投资的实践中,我们去思考和总结产业互联网,我们认为其本质是“生产要素的数字化”。如何理解这个事情,我们可以对比消费互联网。消费互联网是“人的数字化”的进程,我们以前的身份、性别、行为习惯、行动轨迹、消费偏好、兴趣爱好、个人信用,等等,这是没有去进行有效记录的。

  在移动互联网普及的大潮下,人的上述事项都被进行了数字化的采集和记录,变得数字化了。这一进程彻底颠覆了很多产业的运行模式,也极大提升了围绕人进行服务的效率,无论是电商、视频、新闻、外卖……全部是拥抱这个进程的产物。然而在企业端,企业方方面面的数字化进程才刚刚起步。

  企业的生产要素广义看有很多,从有形的生产材料、设备、工作环境,到无形的人员、资金、流程等等,再跟企业相关的信用、获客、营销等等,在我们眼里都算广义的生产资料,这些生产要素都是促进企业发展壮大的必备环节。这么多的生产要素,以前基本上都是分散的,凌乱的,而当这些要素能够逐渐被数字化以后,我们就具备了提升效率更大的可能性。我们认为,这是产业互联网的前提,也是其本质。

  “生产要素的数字化”有哪些范畴,相应投资机会在哪?

  围绕“企业数字化”或者说“生产要素数字化”,里面包含了数字化的基础设施和应用场景。正如“人的数字化”,其基础设施是4G和3C,应用场景是消费互联网,“生产要素的数字化”相应的基础设施是半导体、通讯、信息技术,应用场景是企业服务与金融科技。

  比如在基础设施领域,未来半导体领域的整体市场空间一定是越来越大的,中国的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强壮也是必然趋势,这一观点不用重复赘述,相信是大家的共识。半导体产业其实就是数字化背后的“硬”的基础设施。另外一方面,通讯也是很重要的技术,因为数据需要管道和通路。

  5G产业链的兴起以及和各个业务领域的交融,也会诞生很多的机会。在君盛投资内部,我们围绕半导体和通讯,是有单独小组来进行覆盖的。除此之外,信息技术是偏“软”的基础设施。正如我们现在每个个体都已经拥抱了移动互联网,未来所有企业一定深度绑定于信息技术,云计算、大数据、开发与运维、网络安全相关能力的建设,会成为所有企业日常经营必将面对的命题。

  应用场景上,我们说金融科技和企业服务会在企业生产要素数字化的进程中扮演重要角色,诞生一系列超级独角兽。先说金融科技,金融科技产业的迭代,从一个维度来说,是从“连接”的定位在升级到“定价”的定位。为啥能够对风险进行定价,因为数字化进程在加快。金融是产业的毛细血管,毛细血管能否深入到各个细节去提升服务效率,靠的就是企业数字化到助力。

  比如企业的信用体系的建设能够从目前的大颗粒度到不断细化,这就会让相应的金融服务的提升成为可能。企业服务范畴就更加广泛,举个例子,比如企业内部和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协同、流转,这里面涉及到了很多主体,包括人、设备、环境、流程、组织、订单信息等等,每个领域都有可能出现机会。比如近年发展很快的RPA,本质就是数字化的操作代替人工的操作,也是数字化。再比如疫情也提升了协同办公软件的认知,这本质也是人与人协同关系的数字化。那还有企业订单信息的整理,销售支撑体系,营销线索整合体系的进化,背后也是数字化深化的过程。

  耦合组织,可感知、可衡量地直接解决业务问题的业务更可能成功

  近年来,其实围绕我们所提的“生产要素数字化”,有很多创业公司,关于产业互联网进程该沿着什么路径去走,其实不光是创业公司和VC公司,包括很多互联网巨头、产业巨头也是在实践中摸索。在热炒的概念下,也有很多伪需求被创造出来。

  数字化本身要解决的是产业问题,因此如何理解产业,是基础。产业有特定的发展规律,也有相应的组织形态,只有充分理解,才有可能真去解决问题。比如热度在近年所有下降B2B,回过头去看,为啥会出现很多创业公司走不下去,因为任何一个行业,演化下来都有它的特定存在合理性,比如多层级的销售体系,不是每个细分领域都能简单能够复制电商逻辑的。

  还比如信息技术领域,很多工具公司想往平台化演化,发现后面走不过去,因为在整个企业的IT体系内,很多工具的使命和定位是不支持它走向平台化演化的。未来生产要素数字化也是,唯有深刻理解业务和产业中企业的组织形态,才更有可能成功。这也正是为啥我们也经常提,产业互联网的变革,前提是组织的变革的原因。

  中国和美国的企业数字化的发展路径有很大的不同,伯来主义是很难落地的。两边企业的信息技术、企业之间的定位、大家对商业路径的思考都不同。君盛投资在投资实践中特别感知到,在国内的创业成功,要和效果挂钩。因此我们提出来,可感知、可衡量、强刚需,是我们投资一个企业的前提,感知决定买单、衡量决定定价。